新冠疫情:压垮P2P的最后一根稻草

疫情之下,各地隔离封闭,禁止人员聚集,企业错峰复工。

疫情之下,各地隔离封闭,禁止人员聚集,企业错峰复工。

2月18日,全国平均复工率仅有50%,主要是由复工审批宽松的重点企业、医疗企业和本地大企业拉动。小微企业的处境比较困难,少数恢复生产,工人也需要逐批返岗,短期内产能不足3成。

小微企业面临较大的场地成本、人工成本和资金成本压力,部分企业只能通过降低工资或者裁员来缩减开支,疫情每拖一天,就会有企业扛不住压力倒闭。

上两周很多人还在美滋滋的说躺在家里白拿工资,转眼间就被降薪甚至面临失业,而车贷房贷信用卡的每月还款金额却是不变的。

年后,各大消费金融公司的逾期率大增,未来一段时间的情况也不容乐观。

P2P借款人资质较差,债权质量较低,受到的影响只会更加严重。几家清盘平台相继发布公告,受疫情影响,逾期继续上升,催收进度放缓,回款比例会不及预期

而正常运营平台考虑到投资人的信心和稳定,都没有正面回应资产端的变动情况。

不过,也有几家平台看中了这个“甩锅”机会。

-积木盒子-

上个月还跟人说,疫情期间是个平台清盘的好时机,反正都不让出门,投资人没法维权。

猜到会有平台用疫情当借口清盘,但没想到是积木盒子这种浓眉大眼的家伙先跳出来了……

积木盒子的公告说了三点,1、申请转型小额贷款公司;2、将进行债权债务清算;3、筹备债权人委员会,等待兑付方案。

P2P平台可以转型小贷的政策依据是《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》(83号文),83号文我写过很多次,核心内容只有一点:确定能兜底清盘(自身或者找接盘方),才允许转型小贷。

现在大家百度出83号文原文,看一下具体要求和申请流程。

转型过程是:1、对平台业务进行统计清理,列出资产明细,做出不良风险评估,由会计事务所和律所进行审核并出具意见;2、确定未来小贷注册资本,确定股东出资比例和引入的控股方出资比例;3、签署承诺书,和平台资产明细等资料提交给监管层。

监管审核通过,允许转型小贷后,可以办理临时小贷牌照,然后开始清盘。

83号文还说明,已退出的网贷机构不得申请转型为小贷公司。

这种连个方案都没有,发个公告就停止兑付说准备清盘的,算哪一种呢?不知道北京监管层会不会“宽容”一点,允许积木转型。

再来说下清盘方案,依据除了83号文,还有2018年7月的《北京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规程》,参考为2019年7月的《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良性退出指引》和上个月《有关问题的说明》。

如果积木盒子真能够先斩后奏的转型小贷,以其目前近40亿的待收,按规定要在1年内完成兑付,以当前的经济环境来看仅靠回款很难,需要股东和接盘方掏资金兜底。

如果按《退出规程》和《良退指引》来制定清盘方案,将是投资人和平台之间,对历史本金与待收本金的博弈。

过去一年有相当多的平台清盘时进行一刀切,只兑付充值提现的历史本金。清盘方案比较好的是民贷天下,本金为持有项目的本金,也就是待收本金。

积木盒子是哪种,就需要投资人和出借人委员会去谈判争取了。

-微贷网-

春节前几天收到了消息,微贷网和51人品出现问题。

先在群里通知了下,还好群友已经基本退出了P2P没有待收,于是第二天在公众号也发了个提醒。

消息来源说,主要问题还是窟窿。

在上一阶段的地方核查中,两家平台逾期坏账占比高,存在缺口,再给予时间经营也难以填补。

结果出现了严重疫情,监管层不好再采取行动,两家平台能够主动退出。

微贷没有进行公告,只通过客服对咨询的用户进行回复。

对投资人说明是受大环境影响,能获得投资人理解,不会发生聚众维权。再拖时间消耗下耐心,给个打折快速退出的方案,投资人也就割肉了,P2P平台清盘大多是这个套路。

新规则采用的是18年潮时平台常用方法,打散集合项目,匹配成底层标。

这种方法的本金计算是待收本金,没有收割历史收益。

而且客服回复,匹配给散标后,只是不回收益,如果出借本金出现逾期还是会进行垫付。

目前微贷的底层债权都在3年之内,出借合同的剩余时间多数为20到30个月,而且是等额本息还款方式,如果能够保障本金还款,还是很不错的。

至于投资人还在关心的平台下一步转型,请参考83号文的要求,微贷待收足有90多亿,转小贷只是一种奢望。

-51人品-

去年10月,51信用卡遭受警方调查,在此之后续投率很低,流出比较严重。负面传播加上停止了暴力催收,逾期也大幅增加,资产质量恶化。

15日,51人品在APP发布暂停充值投资公告,暂停了充值和省心投投资功能,赎回和提现规则不变。

这个变动对投资人利益没有影响,平台按期兑付,本息全部回款,客服也说是暂时措施,投资人可以比较安心。

-清退-

疫情对经济的冲击、对平台资产的影响是显见的,但更重要的是监管层的态度和之后的清退力度。

以前问答中回答过,P2P重镇不会一刀切,不过监管会通过指导,督促P2P平台逐步退出。

去年也多次说过北京会在大庆后开启清退,11月和信贷事件后,得到的消息是北京的线下财富公司将全部退出市场。

线上P2P平台还没有准确消息,但是看爱钱进事件,还有积木盒子这种真头部清盘,也能猜测到监管层的真实态度。

还有杭州,去年也流传会“一家不留”。12月,杭州ZF全资控股的平台金投行宣布清盘,同样可以看出地方监管的态度。

我翻了下第三方大发3d,微贷网和51人品退出后,杭州平台只剩下小猫三两只,待收不高投资人不多,真要一刀切也没有阻力。

19年元旦前后,175号文和1号文接连下发,“能退尽退”的字眼让人胆寒,当时还有超千家正常运营的平台,我觉得整治核查过后能剩50-200家,都已经算是乐观的。也有人傻乎乎当好消息看,当成备案前的洗牌。

7月会议之后,各地方监管的出手力度不断加强,不像是打算给P2P留活路的,根据形势分分时时彩估计最后能剩个二三十家全国性质的P2P平台。

11月,83号文出来,只谈转型,明显是要P2P别胡思乱想,“能退尽退”。

疫情已经持续了1个半月,搅动了整个社会和经济,对P2P平台造成的负担比较沉重,借贷两端的影响短期内难以抚平,这也会是监管层着重考量的一方面。

现在再谈这个,应该没人骂我制造恐慌了。

全部评论

最新分分时时彩